哲子蟹

写同人文的,写字的,画点儿小画,sunnee 甜茶 尼糯米 本尼 妮妮 李钟硕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艾玛沃特森 安妮海瑟薇 莉莉柯林斯 重九盐 的小迷妹

【长顾高甜女装羞耻肉渣】替小甜甜开夜车

“义父~~~,咱打个赌好不好?”
【绵软的一声义父叫的顾大帅心都酥了】

“这大白天瞎喊什么呢?”

“你就说答不答应!”

“得嘞,赌什么?”

“赌陈轻絮现在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!”

“季平说这俩贼不老实,我看得是俩男孩儿!”

“那行,我就赌是俩都女孩儿”

“赌注呢?”

“穿着女装请我去酒楼吃顿肉!”

“谁陪着谁还没准呢!”

【长庚想着陈轻絮大神医笃定是俩女孩子,不由想到了女装的义父,老脸一红。】

“咱的赌注怎么算呢?心肝儿长庚。”

“这龙凤胎……倒是谁也没想到,这赌约要不就废了吧!”

“这怎么行,让为父的机智的大脑来想一想解决方法!”
“想到了!要不,就你穿着女装陪我睡一晚,也别上大街上丢人现眼了!”

“凭什么是我穿,这赌约义父也没赢啊!”
“要穿咱俩都穿!”

“那就一言为定!”
【为了看心肝儿宝贝的女装,西北一枝花也豁出去了,打定主意把自己打扮成一朵真正的奇葩花。】

“你别乱动!这尺寸的都量不对了!”
“顾子熹!你手别给我乱摸,哪有你这么量腰围的!”
“我就摸,我不仅摸你腰,我还摸你腿呢!”

“义父~~~摸够了吗?”
“啊?你说啥?”

“我问你我的尺寸量好了吗?”
“臀围(保密),嗯,都量完了,赶明就让裁缝给你做一套小媳妇儿都穿的服饰!”

“那是不是该我给你量尺寸了?”
“小兔崽子,你扒我衣服干什么?”

“义父~这样量得准啊!”
“长庚!今天不行……卧槽……啊…啊…(少儿不宜省略一万字娇喘)”

“老板,给介绍两套当下城里最流行的女装。”
“这位官爷可算是来对地方了,我们这云庆阁可是太太小姐最常来的地方了!”

“对对对,这套做成紫色的,这一套是水蓝,对,就是这个合欢的纹样!”
“我家小妹急着要,您可得做的麻溜点儿!”
“哎呦……可不赖我说话难听,您家这小妹身材还真是有些魁梧呢……呵呵呵呵。”

【一脸尬笑的顾昀】

“义父,你先换,你换完帮我穿吧!”
【顾子熹麻溜换完,又把长发散了下来,准备给长庚换上。】

“唔,你这个死孩子,你想干什么!”
“义父,我忍不了了,你太他妈,唔~太他妈让人浮想联翩了!”
“你还没穿呢,君无戏言,你!你怎么能……唔,啊…(再次省略一万字娇喘)”

“义父,我错了,你别不理我,我穿,我马上就穿!”
“好看吗?”

“……”
【看呆了无话可说】

“长庚心肝儿,我在上面好不好!”
“义父说什么都行!”
【及其长的接吻时间】

“你个贼……熊!老子……再信你…的邪就……不姓顾!”
【被儿砸压在身子底下的顾昀话也说不利索。】
“那就跟我姓吧!”

“李子熹,感受如何?”
【老子他妈怎么就上当受骗那么心甘情愿!】

人物属于小甜甜!我的脑洞有些崩坏……【永远爱小甜甜】!

评论(6)

热度(108)